光月

【背德组/蕾米芙兰】听神的话(一篇完

黑百合的老公_:

神说:“要有光。”就有了光。


——《圣经》旧约·创世纪


 


————————————


厕所的烟味有些呛人。


芙兰朵露·斯卡雷特皱了皱眉头,那些满口粗话、吸烟成瘾自以为成熟的同龄女孩总是让她无法招架。


“现在的女孩抽烟都喜欢伴着屎味,还不如蹲在家里看书呢。”


芙兰朵露似乎是喜欢看书的,她有一串家庭教师。原因是她有一位坚信“知识就是力量”和“知识改变命运”的姐姐。是一位在教育方面异常阔绰的学者,从芙兰朵露记事起就给她几乎最好的教育。这位学者整天待在自己的研究室里,偶尔也会因公事或者别的什么出一趟远门。父母?她也时常问起父母,但姐姐总是会低下头让长发遮住她的脸,什么也不说。芙兰朵露也许知道这个问题对她来说过于悲伤,时间长了也就不问了。


 


哦,她难以招架的也不止是那些痞子,笨蛋也是。


“斯卡雷特!你姐姐今天没来接你回家吗?”


“你又不是不知道她从来没——”


“诶!真可怜,今天大酱来接我呢,带你吧!”


芙兰朵露关好水龙头,随意甩甩手:“我自己会回去。”


琪露诺如果能聪明点,一定是个讨人喜爱的家伙。


 


“咲夜,帕秋莉今天也没有回来吗?”


“预计是一周后。”十六夜咲夜把餐盘端上了桌,芙兰朵露看着墙上的地图有些出神。


“你怎么了?”


“哎呀,你说,那家伙又飞到地图上的哪个角落去了。”


“嗯,”银发的管家答到,用手指了指地图,“这里。”


“哦。”芙兰朵露低头吃晚饭。


芙兰朵露每天放学回家都是咲夜开门的。十六夜咲夜是帕秋莉聘请的管家中芙兰朵露最中意的一个,银色的头发她很喜欢——闪闪发光的东西都喜欢。除此之外便是做的一手好菜,可惜的是,这餐桌总是空着两个位置——紫色的书呆子和她红发的协助者可是晚餐一级稀有物,出现的几率低于烤全羊。


过了几个小时,芙兰朵露躺在床上,难以入眠。她突然问自己,我在这个城市待着的这十几年的时光真的在流动吗?然后,楼下传来乒乒乓乓的声音。房子外面也传来类似于发动机的轰鸣,由远到近又由近到远。整整一夜她都没能合眼,又过了一会儿,她发现她已经可以起床去学校睡觉了。


 


小恶魔抱着帕秋莉·诺蕾姬的资料和芙兰朵露问了声好就匆匆忙忙地走了。研究室的灰尘也等着她去清理。


“巴黎好玩吗?”芙兰朵露问道。


“芙兰,我不是去玩的。”帕秋莉顿了顿,没有再说下去。


“研究,可是你一辈子都研究不完呀。”


“那我就研究一辈子吧。”帕秋莉说完就钻进她的研究室了。


姐姐对某些方面出人意料的执着,芙兰朵露总是以调戏姐姐为乐。


她常去帕秋莉的研究室,研究室是连着藏书室的,芙兰朵露可以随意阅读帕秋莉的书,只要按原来的样子摆好,怎么看都行——当然,帕秋莉的宝贝是不能搞坏的。


 


“哇!!”


芙兰朵露从取书用的梯子上摔下来,书也掉落在地。扬起好大一阵灰。


“咳咳,芙兰?”帕秋莉闻声赶来。


“有蝙蝠!”芙兰朵露叫道。


“什么?”


“蝙蝠!好大一只。从书里冒出来的。”芙兰朵露扑腾起身,用手比划着。


“书里怎能会有蝙蝠?”小恶魔说。


“我不知道。”芙兰朵露望呆呆地着那本书抽出来后书架上留下的缺口。


 


 


 


当天晚上,芙兰朵露又跑到藏书室去。那本书被放回了原位,她小心翼翼地爬上梯子,拿下书来准备看个究竟。书是软皮装订的,黑色的皮子有些退了色。书脊上刻着类似于蝙蝠翅膀的图案,里面的书页看上去显得非常陈旧。芙兰朵露随便翻了翻,书内的字是用哥特字体印刷的,内容大致是人类和吸血鬼的爱恨情仇。


“多无聊的故事。”芙兰朵露嗤笑道,想着帕秋莉的书架上怎么会有这种书。


“你相信这世上有吸血鬼吗?”


那声音冷不丁的从后面传来,芙兰朵露闻声猛然回头——对方站在背光的位置。芙兰朵露只能看到她蓝灰色的头发泛着银光。


“你是谁?!”芙兰朵露大喊,却发现声音不大,好像都被卡在嗓子里了,就和平常说话的声音差不多。于是她背靠书架,一动不动地盯着对面的人。


对方歪了歪头,走进芙兰朵露:“蕾米莉亚,吸血鬼。”


芙兰朵露开始觉得自己有些呼吸困难,她不敢动,又问:“你说什么?我刚才没听清楚。”


“好吧...”她的声音平静,文雅,带点口音:“我叫蕾米莉亚,是吸血鬼。”


这下芙兰朵露听清了,但是她还是无法相信自己在听。


光是“突然出现在身后的陌生人”已经把她吓得不轻。


在极度惊慌中,芙兰朵露的意识开始模糊,但在对方把脸贴在自己脖子上的时候,她努力不让自己哭出来。


“你相信有吸血鬼吗?”蕾米莉亚抓着芙兰朵露的手,冰冰凉的。


“...你是吸血鬼吗?”芙兰朵露呜咽。


“是呀。”


她的声音如同她的表情一样,笑吟吟的,语末也带着似乎是高兴的上挑。


这个姿势好像保持了很久,芙兰朵露努力找回理智,对方说的是英语,那口音是那的,意大利?土耳其?等等这都什么鬼...


“为什么会是我?”芙兰朵露擦了一把眼泪,但是鼻涕还是流了下去,滴在自称吸血鬼的家伙的肩上。


“什么?”


“呜,你不是要吸血吗,会痛吗?”


“哎呀,”蕾米莉亚揉了揉芙兰朵露的金发,“我只是问了个问题呀——你相信这世上存在吸血鬼吗?”


 


“我...”


不信。


 


芙兰朵露感觉自己度过了一生中最可怕的时刻。之后,她全身的神经都放松下来,精疲力尽地瘫坐在地板上。


天突然下起了暴雨,如果这是梦的话,法师和猎人说不定就来救我了呢。芙兰朵露想。


 


猛然间,她醒了过来,只听得餐叉碰撞瓷盘的声音。


芙兰朵露睃了眼蕾米莉亚:“我想我当时一定是吓坏了,这世上怎么可能会有吸血鬼啊,你一定是什么时候溜进来的对不对。”


后者舔着嘴角的酱汁,一脸无辜,湛蓝色的眼睛望着芙兰朵露。


“我真的是吸血鬼。”


“骗子。”芙兰朵露叉起对方餐盘里的牛肉送进自己嘴里。


“喂,那是最后一块啊!”蕾米莉亚拍桌。


“你还可以吃我呀。”芙兰朵露说着松了松衣领,面无惧色。


“其实,被吓坏的人血比较好喝。就像刚见到你那样。”蕾米莉亚往自己杯子里添上暗红色的酒。好像是在解释,也好像是在掩饰。


“随你便吧,我可不会怕你。”


 


“雨还在下呢。”蕾米莉亚好像根本没听见这屋子的小主人说了什么,把暗红色的酒一饮而尽,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缎带,把芙兰朵露的头发拢到侧边然后扎了起来。


“这样很好看。”


 


“我以为你会喜欢那种突然从天而降的家伙霸道的把你带走。”


“你小说看多了吧。”


 


帕秋莉·诺蕾姬收拾好东西的时候,雨突然下大了。贴着地皮刮起一阵狂风,吹走了门口几片残余的落叶。


芙兰朵露目送着帕秋莉走到门口。


大雨倾盆,小恶魔撑着伞,有些费力的样子,半个身子的衣服都湿透了。


帕秋莉一直没有回头,只喊了一声:


“星期六见。”


“星期六见。”芙兰朵露说。


 


帕秋莉不在的时候,屋子显得更大更空,芙兰朵露放学回家的时候,天已经放晴了。她对咲夜说:“我有个同学,她家里人出门工作没法照顾她,在这住一段时间。”随后又补了一句:“姐姐已经同意了。”


“明白了,”咲夜笑着点点头:“新发型真好看。”


“是吗,谢谢,但是我觉得两边脑袋不一样重。”


芙兰朵露跑回自己卧室,透过窗户看到绯红的晚霞出现在天边,已经是黄昏了。


她又把头转向自己的床上,眼睛盯着被子,像是出神地欣赏什么。然后扑了上去。


“啊——!”


蕾米莉亚惨叫一声瞪大眼睛。芙兰朵露看见她那双猩红的眼睛不禁颤抖了一下。


“你眼睛?”


“什么?”蕾米莉亚继续瞪她,好像一望无际的湛蓝。


“没...我只是想叫你起床。”她说,不禁想起天空的碎片,也是湛蓝湛蓝的。


“快从我身上下来!”


“好——”


蕾米莉亚从床上跳下来。头一阵发疼,嘴里冒出一股苦涩味,眼前发黑。她皱着眉头扶住床沿,最后还是倒在了芙兰朵露身上。


“该去吃晚饭了。”芙兰朵露说。


“哦哦。”


芙兰朵露带蕾米莉亚和咲夜互相认识。等咲夜去忙的时候蕾米莉亚说十六夜咲夜这个名字是她取的,芙兰朵露没理她。


随后咲夜端了两杯柠檬茶过来,颇有绅士风度地把杯子摆上桌:“还很烫。”


“哎呀,谢谢。”蕾米莉亚不由分说拿过杯子就喝。


杯子很厚,茶水还是很烫人。芙兰朵露开始切牛肉。


“吸血鬼不怕烫吗?”她问。


“不怕啊,”蕾米莉亚抬起头,“但是怕太阳,怕下雨。”


“我在书里看到过...十字架也怕吗?”


“怎么可能,书里都是乱编的。”


 


“我以为吸血鬼都是丑不拉几的。”


“的确,因为最好看的就在你眼前哦。”


 


“你真是吸血鬼呀?”


“不然呢?我背着一坨纸片吗?好了不要摸了!”


 


“碰”的一声,大门关上的时候,芙兰朵露正要进入梦乡。好像有好长一段时间没睡好觉了。今天一大早,太阳初升的时候,蕾米莉亚把她弄醒了说她想睡觉。晚饭的味道不错,早上又起得那么早。芙兰朵露差点睡着,蕾米莉亚又把她摇醒:“有人回来了。”


芙兰朵露以为做了个恶梦,结果发现自己根本没睡着,冲着蕾米莉亚喊:“让我睡觉。”


“你要听睡前童话吗?”


“不用,我又不是小孩子。”


“那晚安。”蕾米莉亚说着走出了房间,关门的速度很慢,但是门合上的时候也没听见芙兰朵露回一声晚安。


她跑到楼下去,跑到帕秋莉的研究室。很有礼貌地敲了敲门。


“我叫蕾米莉亚,是芙兰朵露的同学。”


 


天亮时,芙兰朵露醒来后觉得昨晚睡得异常好,她和往常一样下楼吃早饭,迎面碰上了容光焕发的蕾米莉亚。“早上好,我昨晚和帕琪打过招呼了。”她说着,还拍了拍鼓鼓的肚子。看样子刚吃过早饭。


“帕琪?”芙兰朵露问。


“你姐姐。”


她探究的东西真有意思。她告诉芙兰朵露,帕秋莉很晚才睡,直接趴在资料上睡着了呢。


 


“你向她介绍自己,是作为吸血鬼还是人类?”


“你同学。”


 


蕾米莉亚去睡觉了,芙兰朵露想,今天是周六。


待她吃完早饭之后,回到卧室拉开窗帘,阳光射到床上。


芙兰朵露观赏着团在被子里吸血鬼,笑着说:“天气那么好,出去玩吧。”


“我会被烧成灰的,”蕾米莉亚没好气的说,随后又补充道,“你求我的话。”


“求你啦~”


 


“帕秋莉在睡觉,不能吵到她。”


“应该叫姐姐呀。”


“不习惯,觉得变扭。”


 


 


蕾米莉亚抬头欣赏自己给芙兰朵露绑的单马尾,看着看着,芙兰朵露突然问她为什么这么快就妥协了。


“你怎么还没变成灰?”芙兰朵露问。


蕾米莉亚迟疑了一下,回答说:“我可是夜之王,这种程度还不能伤到我。”


“那我请夜之王吃布丁。”


她们找了一家咖啡厅,坐在了临窗的桌旁——尽管蕾米莉亚要求坐在里面。


芙兰朵露用勺子挖着布丁,说:“这儿的布丁尤其好吃...你很困吗?”


蕾米莉亚心不在焉地点着头,眼睛紧紧盯着布丁:“不睡觉当然会困啦——芙兰一直很喜欢吃布丁吗?”


“嗯,但是帕——姐姐她不喜欢吃甜的。”


“...那你喜欢看书吗?”


“唔,也许我更喜欢出来玩,就像这样。”


“那生活呢,喜欢吗?现在的。”


“怎么不喜欢——”


更何况,现在有你在了。


“嗯,那个其实...”


“你吸血吗?”芙兰朵露打断她说:“吸血鬼也可以不吸血吃这些东西?”


蕾米莉亚不明白她什么意思,将最后一口布丁送入口中。


“你想试试?”


“滚。”


 


 


天色渐渐暗下来,芙兰朵露打开电灯,发现蕾米莉亚的身子变小了,大概比自己矮了半个头左右。


“...今晚没有月亮。”蕾米莉亚解释到,连声音也幼稚了不少,“我困死了,睡觉吧。”说着,爬上床去铺被子。


“没有月亮身体就会变小?”芙兰朵露脱掉外套,解开领扣。觉得蕾米莉亚的声音有些好笑。


“你就这么理解吧,快把灯关了我好困。”


“小孩子气。”芙兰朵露嘟囔道。去关了灯。


片刻之后,芙兰朵露也换好睡衣爬上床。怎么这么挤,她想。然后想从背后环住熟睡吸血鬼,却被翅膀搁着了。


这翅膀占了近一个人的位置,芙兰朵露摸着黑爬到蕾米莉亚正面,给她挪了个位置,抱在胸前。


天气还是热,蕾米莉亚的身体冰冰凉的,


抱着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姐姐...大人。”


蕾米莉亚惊醒。愣了好一会儿,往芙兰朵露的怀里靠拢了些又睡下去。


 


 


“我是来带你走的。”


芙兰朵露在梦里看见了吸血鬼,鲜红的眼睛望着自己,如此说到。


 


芙兰朵露·斯卡雷特再也没看到蕾米莉亚。


一开始她并没有注意,直到第三个自然醒的清晨到来时,她觉得自己永远都见不到蕾米莉亚了。


“也不说一声,就这样走掉了。”


她有点哀伤,但是脸上没表现出来,收拾好东西就去学校了,连早饭也没吃。


 


 


当十六夜咲夜准备好四人份的晚餐时,


芙兰朵露问她几个人。


“四个,难得帕秋莉大人没有工作。”


“蕾米莉亚呢?”


“她不是很早就回去了吗。她和我道了别。”帕秋莉拉开凳子,坐上去。


“什么时候?”


“上个星期吧,吃完早饭就走了。”小恶魔补充到。


“说起来,帕秋莉大人这段时间没什么工作了吧。”


“也不,不过对比之前倒是清闲了很多。”


“请注意身体健康啊——”


她们平平淡淡的谈话让芙兰朵露觉得她的生活一如既往,但这让她感到不安。匆匆吃完晚饭,她跑回房间把侧马尾散开,缎带塞进口袋。


 


“斯卡雷特!你怎么又换发型了,但是都很好看!”


“早啊琪露诺。”


“大酱带我去了一个好玩的地方!我带你去玩吧斯卡雷特!”


 


芙兰朵露·斯卡雷特第一次逃学,咲夜和帕秋莉一定以为我正在上课呢,她跟在琪露诺的后面这么想,连她自己都难以置信。她感觉到脉搏的跳动在加快。


琪露诺叫了辆出租车,说去火车站。


“去哪?”芙兰朵露问。


“到了你就知道了,那是个好地方。”琪露诺保证道。


芙兰朵露很少出门——帕秋莉总是不让她出门——坐火车的次数半只手都能数完,她抓紧自己的书包。跟着琪露诺挤进站台。


那个时候,二十世纪后半叶,蒸汽机车的轰鸣从未如此悦耳。


等到眼前再次明亮时,那一刻,芙兰朵露明白,她想,不管发生什么。她都再也不想回去了。后来她意识到,有那么十分钟,自己又忘记了那只吸血鬼。


 


似乎日常的日子过了一个月。芙兰朵露已经习惯以前的节奏,她端着牛排感觉好像少了些什么,又不知道是什么。


 


芙兰朵露坐在学校图书馆的阅览室内,百般无聊地翻着一本十九世纪的大本子。


她想起了家里藏书室的黑色软皮书,但是它已经找不到了。


“记得那本书上面刻着蝙蝠...”


也许就是因为那本书,才能使她清楚地感到想去见那个人——吸血鬼,——可是越是想清楚地回忆起来,印象就越模糊。


 


突如其来的倾盆大雨打断了芙兰朵露的思绪。


那雨的势头看上去一整天都不会停,芙兰朵露也不多想,整理好东西,拿起伞就走了。


 


她撑着伞匆匆走过那些路边的房屋和路灯,在吸血鬼的面前停住脚步。


“嗨,芙兰。”


对方显示身份般的抖动了一下翅膀。


“谁!?”芙兰朵露喊道。


“蕾米莉亚·斯卡雷特,是夜...是你姐姐。”蕾米莉亚·斯卡雷特将伞收起,面无表情。


“你在说什么?”


“我是来接你回家的。”夜之王答道。但明显芙兰朵露并不满意这个牛头不对马嘴的答案,她刚想发问,却被对方抢先了。


“因为我一直都是任性的。”夜之王闭起眼睛,任凭倾盆大雨打击她的身体:“你在这的生活美好的险些让我失去打破你和命运之间唯一障碍的勇气。”


 


随即便是眼前一黑,芙兰朵露感觉自己被咬了一口,失去了意识。


“该回去了。”


她感觉黑暗的涌流正把她冲向无尽的深渊,若隐若现的光在身边忽闪忽闪,她想伸手去抓。


“说到底,你在我身边才是最合适的。”


 


“彩虹...”


 


雨停了。一片大乌云一动不动地堆在恶魔之妹的头顶,在离乌云很远的地方,隐隐约约能看见彩虹。


芙兰朵露·斯卡雷特丢掉伞,目不转睛地望着彩虹,看着它渐渐消失,盯着盯着,仿佛感到整个世界都向她涌来,蓝天、白云、城市,还有太阳的万丈金光。


乌云散尽。


“好耀眼。”


恶魔之妹把手举在眼前——太阳好像要刺穿她的手掌,灼烧她的身体。


永远鲜红的幼月撑起巨大蝠翼挡住芙兰朵露。


她的翅膀顶上在冒烟,烟灰直接掉落在地。


恶魔之妹看不到太阳和天空,她看着蕾米莉亚想,她的表情不像一个在太阳照射下的吸血鬼,不像一个任何时候会被烧死的夜之王。相反,她的眼神就好像将整个世界都尽收眼底。


“姐姐大人。”


然而蕾米莉亚·斯卡雷特只是看着她妹妹而已。


“我们回家吧姐姐大人。”


 


芙兰朵露·斯卡雷特醒来一如既往地看到红魔馆地下室深红色的天花板。


 


 


——————————————————————


帕秋莉没吃药今天也萌萌哒(๑•ั็ω•็ั๑)


 


我叫小恶魔过来把这本缺页的《圣经》放回去。老实说,没什么意思。


确实是没什么意思,芙兰也是蕾米也是,到处找乐子消遣时间。


“神大人可真厉害,要光有光。”


是吗?


“这种程度的话,我可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就连呼风唤雨我也是不屑一顾的哦?


我喝了一口红茶,然后站起来,关节嘎吱作响。随后离开我那可怜的小书桌。


“让你看看吧小恶魔。”


我带着小恶魔往图书馆一角走去,在一处好不起眼的地方停下。


“最近研究的成果,我所创造的【世界】”


我指着书架一角,抽出一本黑色软皮书,书架空缺的位置泛着微弱的火光,这是去那个世界的路。


“不过还在测试阶段,这个世界似乎有太多不稳定性。”


 


我可不想自己进去,不好的预感。


哦...


 


“早安,芙兰,我们玩个游戏吧。”


我把芙兰送了进去的时候她问我什么时候回来。


“到时候蕾米会去接你的。”


 


芙兰朵露在那边是个普通的人类。无缝衔接,堪称完美。


我怎么这么牛逼。


 


把芙兰送进去第一周,蕾米大发雷霆扛着神枪指着我问芙兰哪去了。


“妹妹失踪一周才发现你好意思吗?”


“你...额..我...你?”


“她想去玩,所以我把她送到另一个世界去了。”不是实验哦。不是丢哦。


“你你你你这又是干啥。”蕾米气急败坏地丢了神枪。


“正好,你可以去把她带回来了。”


“哦,如果你想体验一下普通人的生活的话,在那边住一段时间也没问题。”


胸有成竹。


不过那个世界好像无法接纳第二个异类。


无法完全融合呢,哪里出了问题呢?


看样子也不能做个真正的普通人。


“我把你塞进书里,你等着你妹妹把你抽出来吧。”


 


我依旧喝着茶看着书。


这种无聊的日子也并不是完全无聊的。


 


“噗通”


 


“喔呀蕾米你回来了?”


我看到她一个人——吸血鬼——满脸灰土,倒在地上,一副很惆怅的样子。


“她在那边好像过得很好。”


我瞪了她一眼。不由分说砸了个火球过去。


这样的日子似乎也过了一段时间,蕾米还在惆怅,还在惆怅。


“我不是因为她嫌弃我二才惆怅的哦?”


“好吧,我二,那么让我把她带回来吧。”


 


回过神的时候,那通道不见了。


“你说什么?”


“你快点吧,不然你亲爱的妹妹就回不来了。”


那个世界的不稳定性,说不定就是如此,我的力量拿它无能为力。


也对,我又不是【神】


“帕琪这锅你得背好。”


“我的锅,我背。”


 


“我给你想办法进——蕾米!!”


我还没反应过来,吸血鬼直接闯了进去。干净利落,毫不犹豫。


“咲夜,”我转身喊道,“把厨房的大锅拿来——对了,弄干净。”


 


【世界】被戳了一个大窟窿,随风而去了。


 


我趴在桌子上翻着书,背上的大锅压着有点疼。蕾米重度烧伤,已经被咲夜抬去休息了。


芙兰?哦,蕾米被抬走之前把她抱回地下室了。


 


这锅真重。


 



评论

热度(59)